文化大城與反抗舞臺 領略臺中歷史劇院的風華

文.凌宗魁                            圖.鄭培哲


早在日本時代,臺中即是一個人文薈萃,充滿活躍思想的城市,生趣盎然的氛圍充分反映在多彩多姿的戲院建築特色。然大時代的更迭,使得許多建造於日本時代極具特色的劇院建築,或因年久失修,或因產權利益,又或是其它原因,而未能受到重視,獲得保存。為讓更多人了解並有機會欣賞臺灣日本時代的公共建築,《紙上明治村》的作者凌宗魁與繪者鄭培哲,運用他們的文字與畫筆,記錄了這些失落的建築,並在此再為我們描繪屬於臺中曾經的風華。


日本時代的臺中是臺灣文化重鎮,第一所臺灣人創辦的中學校、第一個臺灣人成立的詩社都誕生在這座城市。活躍思想的傳播與訊息接收也反映在多彩多姿的戲院建築。

 

臺中座

 

臺中最早的戲院臺中座開設於1902年,經營為日本人坂本登,1936年遷至第一市場西北側,原為陸軍用地,弧形立面造型為裝飾藝術風格時期。這種形式語彙常被運用於大跨距空間,在臺灣亦可見於彰化銀宮戲院與臺北機廠澡堂。

該街廓在陸軍釋出後,還建造了行啟紀念館及臺中州市營娛樂館,三座裝飾藝術風格的大型建築,構成臺中重要的市民聚會區域。戰後臺中座由國民黨中影接收,改名為臺中戲院。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謝雪紅曾在此召開市民大會。1978年因經營不善,由中影售出,拆除後興建北屋百貨大樓。

 

樂舞臺

 

1919年設立於柳川旁的樂舞臺,上演歌仔戲、布袋戲,也放映引進自中國的電影,可見其所在臺灣人聚居的初音町客群需求。磚造的醒目三角山牆與1918年落成於臺中公園的臺中公會堂相當相似。

除了觀影功能,樂舞臺也因兩次臺灣農民組合全島大會在此召開,而名留青史,包括日本農民組合、日本勞動農民黨、日本共產黨、臺灣農民組合律及臺灣文化協會合作參與,號召全島集會聲援。兩次大會與會者包括代議士、律師、群眾等皆高達八百人,顯示樂舞臺可觀的空間規模,也反映農民對政商結構壓制的不滿。而見證農運歷史的樂舞臺卻於1990年遭拆除改建停車場,近年於原址起造建案。

 

臺中州市營娛樂館

1932年落成的臺中州市營娛樂館,由臺中市役所土木課技手齋藤辰次郎設計。娛樂館僅著重正立面造型設計,是1930年代全世界電影院建築普遍流行的裝飾藝術風格特徵。娛樂館除放映一般影片亦兼具官方教化使命,肩負以娛樂延伸教化的任務,如戰時曾放映賣座片《南京陷落》等,培養人民愛國情操。戰後持續做為成功大戲院使用,1958年曾發生放映時遭人放置手榴彈、爆炸造成四人死傷事件。1960年拆除改建大樓,後由遠東百貨併購進駐。

 

天外天劇場

臺中富紳吳鸞旂的兒子吳子瑜繼承家業復經營土地、礦產,並加入民族色彩濃厚的詩社「櫟社」,熱愛觀賞京劇,時常前往樂舞臺觀賞表演。相傳有次吳子瑜觀劇時中途離場,返回時發現長板凳座位遭人佔據,佔位者反問吳子瑜:「椅子又沒有寫你的名字。」受到刺激後,吳子瑜將家中戲臺改建為對外開放的劇院,在1936年斥資十五萬圓,聘請齋藤辰次郎設計與臺中市營娛樂館同為裝飾藝術風格的天外天劇場,還特別訂製鑄有姓名的鐵椅「宣示主權」。

天外天劇場售票口

劇場演出歌仔戲也放映電影,另設置舞廳、餐飲和販賣店,成為中部地區上層社會的社交場所。三樓曾為櫟社的聚會所,林獻堂也曾前往觀劇,豐原仕紳張麗俊盛讚可比美東京寶塚劇場。而吳家聘請曾設計官方戲院的日本建築師來設計家族戲院,目的在於彰顯業主的社會地位。

天外天劇場觀劇廳

欄杆間鑲嵌隱藏戲院名稱的鏤空雕花鑄鐵標誌,將表現時代精湛的工藝美學細節發揮到極致。劇場室內材質豐富,從洗石子、馬賽克磁磚、不同質感的灰泥牆面到精緻的燈具五金,畫家顏水龍也曾在大廳留下埃及風格的壁畫。而取法古希臘劇場配置的圓形觀劇廳,擁有在其他劇院難以體驗的震撼感,尤其是籠罩其上的放射狀屋頂架構比臺北西門外的新起街市場屋頂更還壯觀。

天外天劇場大廳

觀劇廳兩側以藍地黃虎旗為裝飾,總督府推動皇民化運動期間仍以臺語發音解說電影,戰時更將屋頂漆成紅色。吳子瑜曾資助孫文和吳佩孚,戰後甚至為了修建孫文曾經下榻的臺北梅屋敷而賣掉天外天劇場,可見其國族認同。

天外天劇場觀劇廳

戰爭期間天外天劇場的鑄鐵座椅遭徵收,戰後修復設置六百五十席座位,改為國際戲院,停業後曾為娼寮、鴿舍及停車場,昔日精雕細琢的泥塑、馬賽克磁磚等裝飾逐漸損毀,天外天的歷史也為大多市民遺忘。2013年因所有權人欲拆除而引起民間團體關注和奔走,目前命運未卜。

註:

 

Facebook